關於部落格
屏東教育大學 教育學院D 性別平等教育
  • 60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見樹又見林》摘要&兩個待答問題

《見樹又見林》摘要 第一章〈森林、樹群,轘有那件事〉 (既得利益者與被壓迫者) ...我們大都知道,在這個世上,差異,不只是意味著多樣而已。差異,還成為包含我群、排拒異己的基礎,用作獎勵這些人多一點、那些人少一點的理由,當成蓫重這些人、但卻不把那些人當人看、甚至視而不見的原因。差異,被用來成為特權的基礎。(p.8) ...最困難的部份在於,大家非常不願意討論特權,特別是那些身處特權位置的人。每當有關種族或是種族主義的議題出現,白人好似被罪惡感還是其他什麼不敢說出口的感覺給癱瘓,總是靜默不語。要不然就是很抗拒,憤怒而防衛,好似自己沒作什麼卻受到人身攻擊。要是提及性別或性別歧視的議題,男人也有類似的反應。(p.9) 由於處於特權位置的人對於檢視特權總是反應不佳,女人、黑人、拉丁美人、男同志、女同志、工人,以及其他團體,也往往就不會提起這個話題。他/她們知道,若是挑戰這些特權階級,讓人感到不舒服,對方很容易利用特權來報復。...人們通常不會檢視現實狀況,而是陷入兩種困境:一種就是陷入那種「罪惡感、責怪他人、防衛自己」的循環,另一種就是完全迴避討論特權這種議題。不論是哪種方式,原有破壞人們生活的這種型態,以及所造成的後果,都會持續。P.9 (個別式的解決想像,有什麼問題?) 對於貧窮或是都市變得惡質這種社會問題的解決方式,就變得要從個人問題的累積來著手,而不是當成集體的問題來處理。所以,如果我們要減少世界的貧窮,解決方法就在於幫助人們脫離貧窮,或是防止人們陷入貧窮,一個一個人來。P.11...這種說法忽略了,參與社會生活的個人,彼此非常不同,個人與個人之間,與社群之間,與社會之間,也存在著各種關係。...森林不只是一堆樹的組成,這些樹還是以一種特別的關係在組合,如果只是看到個別的樹木,是看不出其中的關係的。P.12(這個心輔系的同學,可要幫忙一下說明什麼是完形心理學了!) ...樹與樹之間的空間,不是哪棵樹的特質所決定,也不是所有的樹的特質相加的結果。比這更複雜。關鍵在於,必須瞭解樹與樹之間的關係,才能明白森林之所以成為森林的原因。不只是看單棵樹,看更多一些--不管是家庭、公司或是整個社會--而且還要看人們彼此的關係...P.13 問題一:看數字了解女性的社會處境:找出一個數據去比較。 參考楊佳羚書中的統計數據 http://cwrp.moi.gov.tw/index.asp (也可以到行政院婦權會的網站上去查詢) 例:隨教育普及暨女性自主意識抬頭,女性於就業市場之地位日趨重要,90年我國女性就業人數 383萬人,以專業及技術人員占25.0%,較十年前提升5個百分點最多;服務及售貨人員亦占25.0%、增加2.8個百分點居次;生產操作工人占22.7%,則隨傳統產業式微,十年來已大幅減少9個百分點。 第二章〈文化--符號、觀念和生活的種種〉 (什麼是真實?) 當我藉由詞彙把我聽到和看到的賦予意義,我在身體感官上建構出一個真實(REALITY)。我開始想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即使當下還沒有發生。「暴風雨」其實只存在於我的想像中,存在於一些詞彙中,而我以這些詞彙理解暴風雨,理解暴風雨可能造成的災害。我的行為完全是根據我怎麼想而產生的。如果我想的是不同的詞句,例如:「皇天聖母些在生氣,她在對我生氣呢!」,我就會有不同的行為。P36-37 (什麼是文化?) 我所參與的社會是有文化的,那文化包括一些詞彙與想法,人們可以用這些詞彙和想法來命名和解釋自己的經驗。如果我住在一個不同的社會,有不同的文化,我可能會把這聲音和超自然的東西聯想起來,而不只認為是「天氣」而已。P.37 (建構真實) 文化主要包括符號,特別是語言中的詞彙和各種想法,形塑我們對各種事物的看法,從我們與他人的關係,到生命的意義。文化也包括音樂、藝術、舞蹈和宗教儀式的實踐。P.38 比如說:我們可以聞到或解摸香蕉,但是我們不能聽到、聞到或觸摸到所謂的愛。我們可以看到別人怎麼對待我們,我們可以解釋為他們愛我們。但是行為本身不是愛,而是我們把它想成:這行為意味著這個人愛我們。我們稱之為愛的,是我們認為存在於我們可以看見和聽到的背後,關於別人怎麼看待我們、認定我們和感受我們,沒有一件是我們可以直接觀察到的。。。。當有人說我愛你時,這些字眼不是愛的本身或愛的感覺,而是[牽引了你對]關於愛和感覺[符碼的解讀]。P.41 (文化的功能之一) 有一套文化信念,使我們可以生活在想當然爾的世界中,把我們生存的事實視為顯而易見。然而,我們稱為顯而易的,卻未必是真的,只是在某一特定文化中,被預設為無須懷疑的。(P.45)我們每天決定要穿什麼衣服;是否要多延長上班時間以便多賺些錢,或者少做些工作多花些時間做別的;中學畢業後要立刻找事做還是繼續進大學讀書;要不要和我喜歡的人發生性關係;我們聽到對性別、種族和其他種歧視的談話要不要抗議;晚上要看電視還是要讀書;要告訴朋友我的性傾向還是保守秘密;要不要投票,要投誰;懷孕了要不要墮胎;要不要告訴朋友他/她不願意聽到的真相。從各種小事到可以轉變我們生命的大事,我們總是要衡量各種相關的另類可能,文化,就可以提供我們做這些事所需要的想法。P.47 (但我們有可能用自己的文化來解讀另外一個或一群人啊!) (你/妳會選擇一條阻力最小的路?) 作為個人,我可以意識到文化實質存在,並且形塑我們的觀點和經驗,包括我認為我要的是什麼。作為生長在美國的美國人,我可以看到我的文化是多麼地重視物質,所以我要追求其他價值,過一種不同的生活。儘管我成長過程所吸取的價值告訴我,要盡可能的遵循阻力最小的路,不要抗拒主流的價值觀,但我將不顧我的文化背景一直這麼做,作為一種反抗行動。我唯有藉著把我自己從身處的文化所提供的狹隘的選擇範圍中解放出來,才能擴大我的「自由」。要達到這目的,我需要「跨越出」我習慣的文化框架。(p.51) (那我們的文化框架是什麼?) 我們太容易忘記,文化的總體其實是人類豐富潛能想像的產品。p.74 盒子:我族中心/種族中心 問題二: 女人與男人的區別?(參考:P.6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