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屏東教育大學 教育學院D 性別平等教育
  • 60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在一個為男性所主宰的社會中,男人被賦予較高的期待;弔詭的是,在男人的世界裡,男人也永遠不會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在永無休止的競爭之中,結果貶抑他人成為證明自己的方式;而貶抑女性則成為男性認同的基礎。娘娘腔與同性戀遭受歧視,不也就是貶抑女性氣質的具體展現!男人可以保護女人、愛女人,但是如果人家說你像個女人,那就成為一種羞辱。

  前幾年台灣曾經流行「新好男人」的論述,讓不少男人感到壓力。男性同儕之間會開玩笑:「我要趕快回家幫太太帶小孩了。」這種論述,確實讓男人洗碗、陪小孩的次數稍微增加,但是卻沒有真正反省男女性別角色的結構性問題。結果男人仍然只是「幫」太太洗碗、陪小孩,而不是認為家事是家人共同的責任。至於女性在教育、工作與法律等領域中遭受的不平等待遇,也沒有在新好男人的論述中得到檢視與反省。

  1989年底加拿大一名男子因痛恨女性而在一大學校園中槍殺了14名年輕女子後自殺。兩年後,一群男性希望社會能夠從這個悲劇中學習反省,覺得男性不應該再對男人加諸女人的暴力保持沈默,於是發起白絲帶運動。佩帶白絲帶表示男性個人的承諾,不對女性施加暴力、對婦女受暴也絕不姑息容忍;此外白絲帶運動也致力於推動法律與教育的改革,以保障婦女人身安全、建立性別平等的社會。

  在檢討性暴力現象的同時,我們不可忘卻暴力與男性氣概養成的連結同盟關係。如果要停止強暴,男人應該要揭露並消除支持強暴的男性氣質,進而重新界定一種解放、自由、沒有暴力的氣質。男人從小受到教導,他們的責任是保護他們的女人與小孩。害怕其他男人攻擊他們所愛的女人,於是「以保護之名」表現出嫉妒、佔有欲的、控制女人的行為。其實女性要的不是保護者,而是更多獨立自主發展的空間。

  台灣大學婦女研究室於去年年底推動白絲帶運動,企圖召喚男人來參與終止性(別)暴力,並反思傳統男性氣概的建構。於11月25日的國際終止婦女受暴日舉行白絲帶運動記者會,邀請男性立法委員、文化與學術界代表,共同表示參與反性暴力的決心;此外並舉辦四場系列座談。先從男性對於自我成長歷程的反省,接著從女性的角度來看男性文化,再檢討台灣性別暴力的社會處境與因應對策,最後則提出幾種掙脫傳統男性氣概枷鎖的可能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